生计不保‧无人会修 三轮车恐绝迹丹州

生计不保‧无人会修 三轮车恐绝迹丹州

哥打峇鲁人熟悉的一声“teksi”,可能在未来数年内成为绝响!

这里所说的“teksi”并非城市人认知中的载客德士,而是长久以来为哥市居民提供载客,甚至运货服务的公共交通工具———三轮车。

据了解,这种深具地方特色的三轮车正在快速地没落。

目前市内真正仍在服务中的三轮车仅剩20余辆,车夫年龄平均都在50岁以上,而且市内也仅剩下一间三轮车维修店,若政府当局不拟出特别方案保留三轮车业,预计未来几年内,哥市三轮车将绝迹!对旅游业而言是一项损失。

商家改装后出口

过去数十年来,尤其是在轿车未普及的时代,三轮车是市内主要的公共交通工具,不仅需向地方政府申请执照,缴付执照费以取得“车牌”,甚至不能随意泊放三轮车。

不过,随着轿车及自动化的公共交通的普及,已越来越少人愿意乘坐三轮车。

三轮车夫目前的生计可谓得过且过,有者甚至将三轮车放在家中,只在特定活动时,才出来亮相。

近几年更出现商家低价向本地车夫收购三轮车,并将三轮车改装后高价出售到国外的现象;市内脚踏车销售店业者担心,类似现象持续下去,已列为古董的三轮车将在丹州消失。

据了解,市内虽拥有许多脚踏车销售店,惟几乎超过90%的销售店业者不仅不懂得维修,也没售卖三轮车零件,导致三轮车夫需自行动手维修。

轿车普及 车夫:没人要坐三轮车

三轮车夫依布拉欣(77岁)受《》询问时说,他于1956年开始骑三轮车载客,过去尤其是在轿车还不普及和流行时代,这是一门可糊口的行业,收入还算稳定。

如今,几乎已没人要乘坐三轮车。

他说,以往三轮车载客必须向哥打峇鲁市议会提呈申请,付执照费,每年费用26令吉;如今由于三轮车已不流行,因此他们已没再缴付执照费。

他举例,他于今早清晨出门,在宾都邦路苦等了大半天,一单生意也没做成。

他表示,一般上,乘坐三轮车的乘客都是本地人,他们在巴刹购物后,因不愿等候巴士及德士,而选择乘坐三轮车。

他说,三轮车收费没有统一,多由车夫自己定价,以他为例,从宾都邦路至华卡美再娜路,收费约5令吉。

“一些三轮车夫也不愿事先向乘客说明收费,待抵达目的地后,才向他们收取10至30令吉不等的费用。”

依布拉欣说,现有的三轮车夫年龄都超过50岁,估计目前市内尚有50辆三轮车,惟真正每天在街上载客的并不多,一些车夫只在举行大型活动时才出来。

没组织领导争取福利

依布拉欣表示,虽然今年是大马旅游年,但政府或旅游部没给予三轮车夫任何的援助或奖掖,只是分派印有2014年大马旅游年的三轮车篷予他们。

“在吉兰丹州,我们甚至没有组织或领导来为我们争取福利;不像槟城或马六甲,三轮车业蓬勃发展,成为旅游业的重要产品。”

他也说,市内确实只剩下一家三轮车维修店,而且有关店主年事已高,无法再进行吃力的维修;一般更换轮胎等基本维修,还是可以寻找该店业主,若是涉及大规模的维修如骨架移位等,业主也无能为力。

“若三轮车损坏程度严重,可能就必须报销。如果是小问题,我们会自购零件,自行维修。”

刘建通:收藏三轮车当古董

脚踏车销售店业者刘建通受询时说,据了解,目前市内只剩下一家三轮车维修店,有关三轮车维修店位于哥罗佐路,属住家式的维修店。

该维修店业者经年届退休年龄,他担心业者正式退休后,市内再也无人维修三轮车。

他说,三轮车业属辛苦行业,不仅面对车夫老化问题,愿意乘坐三轮车者也渐渐减少,间接导致车夫生计大受影响;可以说,市内的三轮车业已是走向没落的夕阳行业。

他说,最近几年,不仅出现吉打商家向本地三轮车夫收购老旧三轮车的现象,一些家境富裕的巫裔,也会收购三轮车自用,将三轮车当作古董收藏。

他表示,政府当局应关注上述问题,毕竟三轮车始终是旅游卖点,就如在马六甲或槟城,三轮车就被视为非常特殊的交通工具,同时成为游客到访有关地区必乘搭的旅游交通工具。

他说,数年前,政府曾赠送三轮车的机动电池予12名车夫,惟有关机动电池仅有一年寿命期,加上机动电池的价格昂贵,政府当局没有援助,车夫根本没能力购买。这些车夫在使用一年机动电池后,如今已无人再使用。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