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对中共实施关税为何获广泛支持

川普对中共实施关税为何获广泛支持

2019年2月15日,美方政府贸易谈判负责人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中)和财政部长姆钦(左)以及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右)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合影。(MARKSCHIEFELBEIN/AFP/GettyImages)

虽然不是每人都赞同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的关税政策,但他在关税上的一项努力却几乎得到所有人士的广泛支持,那就是通过关税推动中共改变其扭曲市场的贸易和补贴行为。

随着美中贸易谈判进入最后阶段,政界、商界以及外交界都敦促川普及其团队坚持要求中方进行有意义的结构改革,以解决损害美国和其它外国公司利益的长久问题。

川普提高了外界对贸易战能迫使中国进行改革的预期,让外界寄望通过关税施压、让中方改变对在华外企的不公平做法。

美企高管:川普如神话故事中的阿拉丁

李尔(Lear)公司间接税和海关副总裁史蒂文·加登(StevenGardon)比喻说,川普如神话故事中的阿拉丁,把「(神灯)精灵从瓶子中放了出来」。

加登的公司是一家汽车座椅和电气供应商,在39个国家设有工厂,包括美国和中国。

「现在所有的问题都被提出来了,(美国)国内有越来越多的政治支持、希望解决这些问题。我想(总统)不能退缩」,加登本月在乔治城法学院的一个论坛上说,「从政治角度来看,他们必须解决这个长期问题。」

加登的评论反映了美国以及国际商界对华经贸政策态度的广泛转变,这种转变与川普的目标保持一致。

美国企业一直抱怨中共政府进行系统性的知识产权盗窃、迫使外国公司为市场准入被迫放弃商业祕密,同时投入巨资对中国国内产业进行补贴,外企在中国市场的投资环境既不对等也不公平。

2月下旬美国商会在中国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美国公司希望美国政府更加努力地推动北京创建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此外,大多数成员公司支持增加或维持对中国商品的关税,将关税税率提至几乎是去年的两倍。

在贸易战爆发八个月后,川普政府的贸易团队表示,他们正在对华谈判的最后阶段,这将是数十年来跟中国达成的最大经济政策协议。

本週,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史蒂芬·姆钦(StevenMnuchin)前往北京,试图加快与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的双方会谈。刘还将于4月初前往华盛顿进行另一轮谈判。

根据之前传出的消息,中方有意在六年内购买超过一万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减少美中贸易逆差。

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2月底亦明确告诉国会,不仅是美国商界,连华裔商人也敦促他在会谈中「坚持不懈」,不要满足于「卖光大豆」就止步。

民间政界呼吁川普力促中方进行结构性改革

当川普政府决定延后3月1日达成协议的最后期限,外界担忧,中方开出的大额订单协议是为转移美方长期关切的结构性问题。

此后,游说者、公司高管、外国外交官和国会跨党派的议员都敦促川普坚持中方进行结构性改革的要求。

德克萨斯州国会议员凯文·布雷迪(KevinBrady)一直主张自由贸易,同时也是川普关税政策的批评者,但他最近已转向支持川普的对华关税政策。

「虽然我们希望中国购买更多的美国商品……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要让中国承担责任、达到国际标準——达到其在知识产权、国内补贴、产能过剩以及其它结构性问题方面的国际标準,改变过去扭曲全球经济的做法。」他在众议院筹款委员会听证会上说。

上週,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Schumer)也敦促川普不要「退缩」,不要看到中国购买美国大豆和其它商品就达成协议。舒默长期以来在对华贸易问题上持强硬态度。

川普政府的官员透露,川普已经得到了这一信息,且坚持美中贸易关係的「结构性变革」,以及建立一个让中国履行承诺的执法机制。

白宫贸易顾问克莱特·威廉姆斯(CleteWillems)出席乔治城法学院论坛时表示,早在川普上任前,他就下定决心要解决多年来他一直在抨击的对华贸易关係问题。

「那些想像他突然接受一笔坏交易的想法是完全不準确的,总统将远离糟糕交易。」威廉姆斯说。他上週五宣布,出于家庭原因决定离职。

欧盟保留性支持川普对华强硬关税

美国的传统盟友欧盟虽仍对川普去年加徵的钢铁和铝製品关税持谨慎态度,同时也担心川普会对欧盟的出口汽车徵收关税。但欧盟在对中共的强制技术转让政策和市场准入限制上,也跟美国一样存在许多共同的不满。

「我们每天都会收到公司的投诉。」一位欧洲官员在北京告诉路透社,并指出儘管中国(中共)政府多次承诺让外国公司在华经营更容易,但实际上几乎没有变化。

路透社报导说,欧盟贸易专员塞西莉亚·马尔姆斯特罗姆(CeciliaMalmstrom)也同样指责中共滥用全球贸易规则;欧盟对中共贸易行为的评估,听起来几乎就像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所撰写的。

中共「模糊了国家和私营部门之间的界线,国有企业有不正当的影响」,她本月在华盛顿的一场演讲中说,「外企的知识产权被盗窃,直接或间接的国家补贴非常普遍,这些影响波及国内外。」

马尔姆斯特罗姆表示,美国和欧盟在对华「诊断上保持一致」,但在战略上存在分歧。欧盟主张採取更多边的方式,与美国和日本的合作,通过改革世界贸易组织规则来解决这些问题。

一些人担心,如果华盛顿和北京达成大额的贸易协议、缩减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短期内可能欧洲会受损。

「如果中国从美国购买更多,那幺它将不可避免地从欧洲购买更少。」驻北京的另外一名欧洲官员表示,并补充说这可能特别影响大型欧洲跨国公司。

不过,欧洲的外交官和官员中,儘管有担忧欧盟未来利益、不愿对川普的对华目标表示支持的,但也有的表态支持川普,并祝愿他能成功。

「我们反对单边措施,但没有人会对针对中共的单边措施感到不安。在内容上,我们认为川普确实提到了这一点。」一位在布鲁塞尔不愿透露姓名的欧盟外交官说,「北京必须明白,如果不进行改革,这一机制就会停止运作。」

中共面临困境必须二选一

另一方面,中共日前公开再次承诺开放经济,以期结束贸易战。

在近期中国最重要的年度经济政策会议——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中共高层针对贸易谈判表态,《纽约时报》解读说,「这些讲话的语气仍有些不同寻常」。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之一的韩正表示,中国希望持续增加进口。

此外,中共央行行长易纲称,中国希望有更多的外国投资,并指正在寻找让外国投资者参与衍生品及其它金融工具交易的方法。

中共官员还强调,他们愿意允许外资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购买其中国竞争对手的更多股份。

不过,外界认为,要平息美国的结构性改革投诉,势必要求中共领导人以及中共内部进行最高级别的政策改革。

《纽约时报》报导说,中国经济放缓已导致了一个自我强化的「怀疑循环」,认为经济放缓的下一步是私人投资无利可图。因为国有企业在经济中可用贷款的占比不断增加,已表明(中共)政府可能正在排挤有望推动未来增长的民营企业。同时,中共领导人坚持主张共产党在企业决策和日常生活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如果中共领导人不愿意在美国压力下进行经济改革,川普表示,若如此,他可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徵关税。

这意味着,中共领导人必须在「被加徵关税、放慢经济增长」与「改变中国经济发展模式」之间二选一。

中共前外交部副部长何亚非曾告诉《纽时》,去年9月他对美国的访问让他相信,华盛顿两党的对华风向已经发生了变化。「在我看来,未来可能既不乐观,也不悲观,而是有起起伏伏。」他说。#

上一篇: 下一篇: